现金赌博开户/赌博技巧平台首页-【全球领先的品牌】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金赌博开户平台 >

“人设”之于明星,既是华美的外衣,又是局促

时间:2017-09-27 08:55来源:未知 作者:the weeknd 点击:
原标题:“人设”之于明星,既是华美的外衣,又是局促的囚笼 “人设”让艺人们快速变现,但“过度人设”也在让艺人因为“没有作品、人设穿帮”而加速过气。可谓“成也人设,败

原标题:“人设”之于明星,既是华美的外衣,又是局促的囚笼

“人设”让艺人们快速变现,但“过度人设”也在让艺人因为“没有作品、人设穿帮”而加速过气。可谓“成也人设,败也人设”。

作者:张答应

来源:传媒1号(ID:zcfhxy)

在没有碰见“拆谦大队”之前,艺人薛之谦一定觉得,“人设”是一个好东西。

可是在薛之谦的“故人”李雨桐领衔下,“一锤接一锤”的声声论战,让昔日薛之谦和他三千多万微博粉丝共同搭建的坚固“人设”成了一座囚笼。这笼子里边关着粉丝们的疑惑和失望,关着薛之谦团队的焦虑和沮丧,同样也关着广告商、综艺节目组、投资商、合作品牌等众多利益攸关方,结结实实的经济损失和品牌损失。

在眼下的娱乐工业体系中,最流行的操作手法是,艺人、明星,甚至还包括具有鲜明人物形象和社会形象的作品主体(节目、电影、电视剧),倾力打造出一个或者多个让大众喜闻乐见的艺人“人设”,这可以让大众在浩如烟海的娱乐信息中,迅速找到他们想要的,并快速依附于这个“人设”之下。所以当出现负面新闻的时候,他们最担心的也是负面新闻是否会伤害到他们搭建的“人设”。

可见不管“人设”是不是一个好东西,但“人设”肯定是一个“重要的东西”。

“人设”就是一只“客观中性的纯洁羔羊……”

混迹于媒体多年的老炮会渐渐感悟到,娱乐圈的一切,本质上都在传播学范畴。传播学向上追溯恐怕一大部分基因来源于“社会学”。人在社会学上基础的诉求是实现“认同”。

明星的“人设”做的就是“认同”这门生意。

“人设”这个词全称是“人物设定”,来源于日本动漫。指的是设计师通过画笔把那些原本只存在于他们脑海中的动漫角色敲定在纸上的设计过程。因为很多风格固定的动漫画家画出来的人物脸长得都差不多。就需要给他们设计点不同的衣服、道具、性格……以便让读者不至于把这些“眼睛都占脸二分之一的卡哇伊”们弄混,同时也便于安排这些人物完成不同的剧情故事。

年轻的艺人们都更急切的打造他们的“人物设定”。因为这个阶段的娱乐工业生产出的这些年轻的明星时,也碰到了跟那些动漫师一样的问题,“大伙容易记不住”。

能够在这个时代成名的年轻明星们,无论男女,他们几乎都拥有一个共通的特性——“漂亮”。可这些“漂亮们”都太像了。都是大眼睛、高鼻梁、吹弹可破的肌肤和尖到“泛着寒光”的下巴……这非常容易让人搞混。

资深的经纪人和导演看着这群漂亮的小脸蛋很犯愁——当一群明星形象都在公众的脑海中混在一块,那就不存在任何明星了。

按照传统的规程,其实让艺人被大众铭记的方法很简单——作品。当发表出来的作品能够在这个时代立住,这些人物自然就能够在这个时代成活。但很可惜这是一个作品稀寡的年代。当下大多数娱乐工业流水线下来的作品践行的都不是艺术价值和思想价值,它们都服务于资本。这群年轻的艺人们大多数情况下也就没有机会从艺术实践的最基础开始成长,他们得赶着去代言和通告。同时,“艺术”和“风光”这两件事对于这群年轻人的吸引力也截然不同,所以他们和“背后的生产者”也大都不愿意在艺术上浪费时间。

“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红几年,趁现在能够赚钱就多赚一点。”这是薛之谦多次在综艺节目和采访上明确表示的。

这句话透漏出来的一个关键信息是“红是有周期的”,这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更进一步催生出了能够快速区别每个明星的操作手法——“打造人设”。

打造人设的具体方法有很多,你可以发微博,你可以“组cp”;你可以讲故事,你可以“怼情敌”;你可以上节目,你还可以联系记者拍你“下飞机”……在一个由陌生人组成的社区里,我们需要一套快速易用的模板和轮廓,用以将我们遇到的人进行分类,让每一类人快速实现认同,“你喜欢哪个明星”就是这种“认同”的执行口令。

每一个后援会的粉丝都以为自己喜欢这个明星是因为“他的人设是独一无二的”,对此我们只能表示呵呵。

事实证明,年青一代的明星所打造出来的“人设”都具有鲜明的操作手法共性。比如,“低姿态”和“同理心”。

直到今天,网易音乐在薛之谦作品《演员》下的备注还是“被唱歌事业耽误的段子手”。也几乎人人都知道,薛之谦“努力写段子、上综艺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在这个背景中,薛之谦的形象是一个“为了梦想而不断努力的悲剧英雄”;人们也都熟悉薛之谦“被雪藏、过气”的历史故事,在这个背景中,薛是一个“怀才不遇的理想主义者”;人们也熟知,“薛之谦为了做一首歌投资四百万”,在这里,薛是“为了理想孤注一掷的努力者”……无论是“悲剧英雄”、“怀才不遇”还是“奋斗者”,这些事获得你我人设认可的根本原因都是“低姿态的同理心”。

同样,打造明星人设中,“低姿态”的操作手法比比皆是,于是我们拥有了“中二少年”林更新,“神经质大叔”邓超,“软萌努力”赵丽颖,“自黑圣手”杨幂,“楚楚可怜”迪丽热巴,“单纯善良”鹿晗,“呆萌可爱”李易峰、“礼貌谦和”吴亦凡,甚至之前无比“大哥范”的孙红雷都开始“无法正确估计自己的颜值的萌蠢”……这些稳定的人设让粉丝们深信不疑。

粉丝们乐呵呵的调侃着他们偶像“冒傻气”的举动,根本不会去思考为什么这些“看起来毫无智商优势”、“似乎跟你我一样辛苦”、“看起来大大咧咧毫无心机”的人为什么能够获得这个社会的一大部分财富和话语权。同时,他们也无法思考诸如“是不是花钱多就一定能够做出好音乐”之类的基础逻辑问题。

我们从明星的“人设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或者看到了自己想活成的样子。这个影子是如此动人,让我们沉醉于吸引,无暇思考。就这样,薛之谦们的人设,搭建完成了。

当然,正常的营销手法是无罪的。明星更是无罪的。在规则范围内,他们无辜的仿佛是一只纯洁的羔羊……但是……

“人设”就是一支“居心叵测的罪恶小手…….”

这是当薛之谦的“人设”被公众认为已经“崩了”之后,我们在网上找到的铁杆粉丝的留言。最后这一条还带着语病的微博尤其有代表性。作者一边强调着自己“理性公正”,一边表达着对处于舆论不利地位的明星的支持。

这样的留言整页整页的到处都是。当明星在“人设”这个局促的空间,让真实世界里的“本我”和“真我”发生外溢的时候,当别的公众表达不再被明星“人设”说服的时候,那些沉醉最深的人往往会表达出这样“视若无睹”的观点。在此时此刻,他们内心充斥这一种“虽万千人吾往矣”的悲壮成就感,这些行为就是很多人调侃的“脑残粉行为”。

其实我们不应该对他们苛责。现代娱乐产业精心打造的明星“人设”,在面对“真、善、美”的评判时,本来默认的价值排序就是:“美”>真>善,他们只是被这一套深深的“洗脑”了。

给明星做人设,首先要强调的,就是看起来必须是“美”的。这种美特指浮华的外在美和形式上看起来的美感,比如之前薛之谦的“痴情”;其次要看起来真实,只有看起来“美美的”,粉丝才会被吸引,看起来“真真的”,粉丝才能够被说服;反而包含“善良”在内的正能量,属于明星不被镜头监视的真实世界和内心部分,排在了最后一位。

所以铁杆粉丝在面对他们偶像行为在被社会共识和道德底线评判为“明确负面”的情况下,第一反应是首先相信之前由明星打造的“美美”的形象。当这层“浮华的美丽”被事实突破,他们会马上用“最起码他很真实”来为明星辩解。丝毫不考虑,如果“谎言、背叛和虚伪也是真实的一部分”,这样的“真实”还值不值得被推崇。

当一部分大众被“明星人设”的这一套做法深深吸引成为铁杆粉丝,就很容易变成被“明星”裹挟的群体。当明星个人与社会道德或其它社会组成发生矛盾时,这一部分被明星裹挟的粉丝群体,甚至会背弃法律和社会底线,罔顾是非,合力与之对抗。这就形成了小部分粉丝群体和大众群体之间的观点撕裂和群体撕裂。

看到这个,你就很难说“过度的卖弄人设”,是一种完全无辜的行为了。

事实上打造这些明星人设的娱乐工业生产者们倒不是真的“居心叵测的设计好这一切”,他们很可能根本没想过这些。他们只在乎“快速的弄到钱”。注意,这句话里的关键词在于“快速”。

我们之前曾经提到“现今娱乐工业所生产的作品大部分主要服务于资本”。“资本”的核心诉求是“低风险的盈利”,而“艺术”的核心诉求是“完成伟大的作品”。艺术追求的“伟大”是需要时间的,而投资学告诉我们“延长的变现时间会增加资本盈利风险”,所以在没法保证完成“伟大艺术作品”的情况下,让年轻的明星们强力打造自己的“人设”,就是一个资本的最优方案。因为“人设”本身具有狭窄的“脸谱”特征,只要几个简单的关键词就能够概括“某种人设”(如自黑、中二少年)。

实际上“人设”,就是要求明星忘记丰富和复杂的“真我”,完成所规定的“超我”角色表演。这样明星无时无刻都处于一个“表演”或者“装扮”的状态下。通过现在发达的媒体条件,把明星所扮演的这个可爱的“人设角色”传播给粉丝,就可以精准的聚合目标粉,快速变现。即便“不知道可以红几年”也没什么关系了。

这种被过度强化的“人设”,会挤压掉“作品”本该占有的传播空间,导致大量的“星大于戏”、“人多于剧”、“年轻演员超高片酬”现象。同时当明星私下“非人设表演”下的真实状态被曝光出来,也很容易让公众因愤怒和被欺骗而出离。最近监管方对于“明星最高片酬占比”的规定就已经开始体现出了社会对于文化市场的管控意识。

所以换句话说,“人设”让艺人们快速变现,但“过度人设”也在让艺人因为“没有作品、人设穿帮”而加速过气。可谓“成也人设,败也人设”。

“薛之谦事件”还远没有结束,但现在已经进入了“两败俱伤的揭短时间”,“婚内出轨”、“人间戏精”、“欺瞒公众”……这些词汇现在就已经破开了薛之谦团队和他的粉丝共同打造好的坚固“人设”,目前他唯一最应该做的就是拿出诚恳的态度和毫不遮掩的真相来面对曾经如此深爱他的粉丝了。

“谁能想到昨天还在全天下都感动的复合,今天就变成了全天下都懵鄙的套路呢?”

“人设侧漏”,这件事情,或许应该给还在“深玩人设,不玩作品”的从业者敲响警钟吧。

拓展阅读:

薛之谦人设崩了没关系,可是他一手打造的商业帝国怎么办?

来源:网络大电影(ID:wxs360)

9月12日至19日,7天时间,李雨桐在微博接连五次爆料,故事中不但包含利益纠葛,还牵涉婚外情、离婚骗钱、包养等多重高能情节…

这样的消息一出,比人设崩塌更让薛之谦心痛的,大概是他一手打造的商业帝国已经摇摇欲坠了。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融“深情歌者”和“三观极正的神经病段子手”于一体的薛之谦其实是个“赚钱小能手”。

演员,导演,商人,代言…薛之谦的商业链条是否经得起人设崩塌的打击?

就像他之前树立的“努力”的人设,从结果来看,薛之谦确实很拼命:

综艺:2016年至今,薛之谦参加的综艺节目超过40档,其中担任常驻嘉宾或主持人的有10档左右,完成录制的节目超过110期。

商人:薛之谦目前涉猎两个商业领域:餐饮业和服装业。

餐饮:2012年,薛之谦与好友李渊林合伙开了“上上谦串串香”火锅店。

服装:除了李雨桐在爆料中提到的UUJULY线下实体店已经投入运营之外,薛之谦主打的服装品牌是“Dangerous People”男装,在淘宝和天猫各经营一家店铺。

演员:薛之谦演过的电视剧不多,但今年的《我们的少年时代》值得一提,由于主演个个都是吸粉能手,在剧情没什么营养的情况下,收视率屡创新高,网络播放量合计将近40亿。今年8月,主创团队已经公开表示将继续拍摄第二季。

导演:《火星情报局》作为一档连续火爆了三季的网络综艺,播放量均在10亿以上。汪涵在节目中表示,《火星情报局》之后将推出同名网剧,由网综原班人马参与出演,导演将由薛之谦担任。

广告代言:薛之谦的微博内容中,广告能占到将近一半。据统计,仅2016年一年间,薛之谦在微博发长文软广的产品就不下50余种,涵盖了汽车、手机、游戏、食品等多个领域。

歌手:从2016年开始,薛之谦推出全国巡回演唱会。2017年,薛之谦的全国巡回演唱会共设10站,分两轮完成,目前已完成一半。

这么拼命地努力,薛之谦的收入当然也是很可观的:

作为综艺咖:据悉,薛之谦2016年参加综艺的报价在70~80万每期。如此算来,薛之谦近两年参加综艺节目的收入应该接近1个亿。

作为商人:目前,“上上谦”火锅店已经开到5家连锁店,有媒体爆料“上上谦”的日流水在150万左右,年营业额可达5亿。

服装网店:淘宝店粉丝将近150万,98件单品累计销量近14000万,成交额至少420万。

作为演员:虽然薛之谦的片酬没有公开,但同为主演之一的王俊凯片酬达到了6000万。想必薛之谦也不会差到哪里。

广告代言:2016年,有业内人士爆料,薛之谦的微博广告刊例价是50万,近来有消息称已涨到60万,原创视频70万每条。可以推算,薛之谦去年的微博广告收入至少在2250万以上。另外,薛之谦的品牌广告代言在500-800万之间。薛代言的广告有肯德基、金立、本田等,此外他还涉及护肤品、游戏、漫画等产品的代言。

作为歌手:据某票务网的统计信息,其演唱会门票定金为500元每张。拿重庆站为例,票价分六种,最高的1717元,最低的321元,目前已全部售完。按每场5000人计算,10站下来的票务收入可达到4500万左右。

薛之谦集多重身份于一身,为他带来了每年亿级的收入。而薛之谦的所有身份的成功都与其现在超强的流量吸附能力密切相关。如果“李雨桐事件”坐实,崩塌的不但是他的荧屏形象,间接的,也将危及他身后的几乎所有商业链条。

由老薛担任常驻嘉宾的《火星情报局》和《明日之子》靠薛之谦一人撑起了不少流量,以《火星情报局3》为例,其第一期播放量达到1.3亿,而第二期由于薛之谦的缺席,点击播放量只有6800万,缩水将近一半。

综艺是对演员人设要求最高的一种文艺形式,积极正向的人设是带动综艺受欢迎程度的最可靠的指标。可以预估,薛之谦人设崩塌必然会使其吸引流量能力下滑,《火星情报局》和《明日之子》还会冒险继续邀请薛之谦吗?

影响到的不仅是综艺节目,其创建的服装品牌,演唱会,广告代言等都必然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包括《我们的少年时代》第二季还会邀请一个口碑崩盘的人吗?而《火星情报局》的同名网剧还会给一个人设崩塌的演员晋级导演的机会吗?

崩掉的还能再掰回来吗?人设之于明星到底有多重要?

重所周知,人设就是为了彰显明星艺人的特质、烘托其商业价值而对其设置的标签。

情商高的卖高情商人设,比如黄渤;情商低的卖耿直无心机人设,比如宁静;智商高的卖学霸精英人设,比如关晓彤;智商低的可以卖蠢萌人设,比如王嘉尔……

人设从来都是包装艺人的常规手段,并不是现在才流行起来的。无论是应经纪人的要求,还是综艺节目编剧的需要,一个合适的人设绝对能在艺人的发展过程中起到强助攻作用。

随着几起人设崩塌事件,人们忽然发现万能的人设也是艺人发展过程中埋下的地雷。比如,兴于“好男人”而亡于出轨的文章,到现在也依旧是一蹶不振的颓势。

其实,大部分的人设并没有“好男人”那么成功,因此大部分的崩塌影响也没有“出轨”那么严重。比如迪丽热巴就曾经因为参加《快乐大本营》时炒作吃货人设时表现过于刻意而被粉丝群嘲后嫌弃,而纤细柔弱的景甜为了走亲民路线背上了“吃货”人设,号称一顿能吃下一碗面、两个蛋糕、三个玉米、四个鸡蛋、五个苹果…这样鄙视粉丝智商的行为虽令人讨厌,但是后面想要弥补也并不困难。

相较于一般意义上的黑料被爆出,人设一旦遭遇到颠覆性的挑战对于艺人的伤害可能是三五倍甚至十倍。比如,多年前,“小燕子”赵薇在其代表作《还珠格格》大火后的巅峰时期突然连遭“泼墨门”、“军旗门”事件的负面影响,严重损毁了赵薇当时“青春无邪”的人设形象,导致全国上下一片声讨,演艺事业一度停滞,赵薇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来,随着时间推移,负面舆论逐渐消散,赵薇才又凭借演艺才华重新回归一线。被生活历练过的赵薇吸取教训,踏踏实实锤炼演技、努力经商,才又将“成熟精明”的人设植入人心。

可见,人设相当于明星艺人的命脉,何其重要。可谓是:成也人设,败也人设。

大厦将倾,平地还能否再次起高楼?

薛之谦背后的商业有多么值钱,他对爆料的回应就会多么谨慎。

目前,对于李雨桐的爆料,薛之谦已经做出了回应,但未能提供任何证据对他的原有人设作出有力支撑,而他回应爆料的核心思想则是“我爱过,我深情,我不撕”。看来,薛之谦这一次十有八九在劫难逃了。

如果人设遭到挑战,如果攻击属实且崩塌已成定局,那么解决方案只有两个:态度和时间。

时间是最好的忘情水,也是最好的疗伤药。网络信息时代,人们对各类焦点事件应接不暇,如果人们执着于一件事并对这件事保持超过半年的关注热度,那么这一定是一件非常震撼、且与多数网民切身利益相关的事,比如对“王宝强控诉马蓉出轨并转移财产”的反应。

网民们对马蓉的口诛笔伐一直持续至今,因为马蓉的恶劣行径不但触犯了草根阶层偶像的利益,也挑战了男权世界的男性尊严。

而薛之谦这件事的恶劣程度,虽然也涉及骗财骗色,但还未能企及“王宝强马蓉事件”的震撼程度。时间会冲淡李雨桐的愤怒,也会冲淡大众的记忆、转移舆论的指向。

而对于当事人薛之谦来说,一定要展示出两种态度:一是真诚忏悔,二是深耕音乐。

人无完人,孰能无错?对于一个有着天真娃娃脸和天生无辜气质的男性网红来说,被大众原谅不是一件极难的事。毕竟“浪子回头金不换”是我们传统文化中的金句,已经深植人们心中。

当年,“成龙私生子”的丑闻也曾经掀起轩然大波,但显然,成龙在功夫电影中的崇高地位和无可替代性为他的人设提供了快速修复和保护。

所以,热爱音乐的薛之谦,深耕音乐吧,专业技能才是最无敌的人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